AM774 . 反法西斯

第四十九篇《荆楚大地,历史铭记》

2015-08-28 15:30:39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

血染着我们的姓名

孤军奋斗罗霄山上

继承了先烈的殊勋

……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这首昂扬振奋的《新四军军歌》,由陈毅等新四军高级将领集体作词,是当年新四军部队作战间隙休整开会时必唱的军歌。而新四军史上第一个军部,于193712月诞生在武汉汉口,成为这个战时首都英勇抗战的见证。在湖北省政协委员卢钢看来,武汉需要一座综合性抗日战争纪念馆来铭记历史。他为此已经奔走数年,终见成效。 

 

        【记者】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在中国抗战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武汉保卫战作为中日双方投兵最多、战线最长、时间最久、伤亡最大的一场战役,是东方反法西斯战场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除此之外,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新四军其实就是从武汉起步的,因为它的第一个军部就建立在汉口。

 

        说起“新四军”,众多历史研究一般着眼于193816号,因为那天是新四军南昌军部建立的日子。然而近年来,随着更多史料的披露,史学界发现:新四军“第一军部”事实上在武汉汉口。汉口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主任刘颖介绍了来龙去脉。

 

        【刘颖】其中一份重要的历史史料就是1938年的128日,在《新华日报》头版刊登的一个千字启事:“……军部移驻南昌,其由八路军武汉办事处代办新四军驻汉办事处事宜。”这也说明了,汉口军部先于南昌军部成立。那么在19873月,军事科学出版社作为建军60周年献礼,推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将新四军成立的时间地点改为了“19371225日,新四军军部在汉口成立”。

 

        【记者】尽管从上世纪90年代起,武汉就开始了新四军在汉军部的研究,但军部旧址的查找一直没有下落。直到2001年,随着汉口永清片大规模城市改造,紧临芦沟桥路与胜利街交会处临街的一栋老旧的日式房子显露出来,这就是当年的新四军第一军部。数十年来,这幢有着灰色水泥墙面和绿色木制门窗的两层楼房,一直静静伫立在街角,怀抱着往事,等待后人窥探。

 

        除了新四军军部旧址,轰轰烈烈的武汉保卫战还在这座城市留下了其他一些抗战遗址。比如位于江夏金口的中山舰博物馆,位于解放公园的苏联空军志愿者墓,位于中山公园的“受降堂”等等。尽管如此,资深文史研究者卢钢认为,分散在各处的这些抗日遗址并不足以承载武汉会战在中国抗战史上的特殊地位。武汉需要一座专题纪念馆,汇聚抗战期间发生在这个城市的时代记忆。对于再建立武汉抗战纪念馆的必要性,汉口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主任刘颖表示支持,她说,现在的孩子们在抗战历史教育方面还是很有欠缺。

 

        【刘颖】这个历史是不能忘的,不能缺失的。有时候我们馆的展览送到学校,那些孩子都不知道邓颖超是谁。(记者:哪个层级的小孩?)有中学生啊,不知道邓颖超是谁。

 

        【记者】作为湖北省政协委员,卢钢在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把建立武汉抗日战争纪念馆作为提案提交到湖北省政协会议。

 

        【卢钢】今年330号,我们省政协开了一个1号的提案、我这个叫1号政协提案,武汉抗战纪念馆是肯定要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