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养老制度

第八集 养老制度

www.am774.com2014-09-30 11:40:01 来源:

古往今来,没有人能够超越生老病死的铁律。在人人必将走向老年岁月的自然规律面前,人人平等才是最无争议的公理。然而在不同的国度里,在不同的制度安排下,人们步入老年不再从事职业劳动后的生活状况和生活质量却是千差万别的。如何对待养老、怎样制定科学、合理、可持续的养老规则标志着一个国家的人文水平和社会文明的程度,也是影响整个人类生活品质的世界性问题……

 

世界各国养老金制度有什么区别?

 

退休后的老年人生活质量的高低,毫无疑问直接取决于养老金的多少。目前各个国家养老金制度和养老金数额各不相同,意大利、荷兰、奥地利、西班牙、瑞士、德国等国家的退休金普遍较高。世界各国养老金制度有什么区别?养老金制度都有哪些类型?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做了相应解释。

 

1883年,德国首相冯*俾斯麦首次颁布了德国也是世界上第一部《疾病保险法》,从而揭开了人类现代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序幕。德国养老金制度最早,也相对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德国汉堡大学博士后FRANK现在大概收入3800欧元,养老金每月缴存380欧左右,退休以后的退休金1300欧元左右。

 

德国养老保险体系由法定养老保险、企业补充养老保险、自愿保险等多种形式组成。德国的养老保险较全面地规定了养老保险的适用范围、资金来源、缴费标准和筹集方法等。德国大使馆文化和社会事务一秘师佛雷博士表示德国养老金制度其实比较复杂:根据法律规定,所有的工人和职员都参加法定养老保险,目前,法定养老保险覆盖了从业人员的90%,是德国养老保险制度的主干。自愿保险的对象主要是医生、牙医、药剂师、律师、艺术工作者等。公务员和法官是国家终身雇佣人员,不参加法定养老保险,有独立的养老保险制度,公务员适用《联邦公务员社会保险法》。自谋职业的农业人员有独立的农民养老保险

 

德国公共养老金制度曾经是世界上最慷慨的福利制度之一。在上个世纪80年代达到了顶峰,德国一位拿平均工资的普通全职工人退休后获得的养老金是其工资的70%,远高于美国的40%。然而一份人口趋势研究报告为这般慷慨的制度敲起了警钟。德国的生育率很低,在欧盟国家中也居于倒数,而不断增长的平均寿命将从2010年起使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政府养老财政预算吃紧。

 

德国距今最近一次改革是在2001年春,前德国劳工部部长李斯特称其为战后最大的社会改革 即德国公民只要同保险公司、银行或基金签订私人退休养老金合同,就可以得到国家的补助,而且补助金额每年都会增加。而国家鼓励私人养老,也使得养老金制度变得更像一种投资,也更加依赖国家的资本市场。

 

李斯特的改革,尤其是它扩展私人养老保险方式的措施,对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基金养老制度使得德国政府在不会加重在职雇员和纳税人负担的前提下,可以供养更多的退休人员。实际上在不少国家都有类似的基金养老制度作为国家基本养老金制度的补偿,这些额外的养老资金有些来自于企业补充养老协议,有些来自于商业保险,还有如美国,加拿大,荷兰,日本,英国,新加坡等还形成了各具本国特色的以房养老模式。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将自有住房的空闲部分或者空闲房产出租出去以换取更多的养老资金。从宏观经济方面看,这一系列做法减轻了政府预算的压力。从微观方面看,还可以给予个人更高的补助和待遇。德国汉堡某权威保险事务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女士进一步解释了私人养老和公共养老的区别。

 

 各国的养老金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人口问题是全世界最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据联合国统计,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90-100亿,其中6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20亿。同时,随着科技进步和医疗水平的提高,世界人口人均寿命也在不断延长。在这种形势下,各国的养老金制度改革迫在眉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认为养老金制度改革主要有两个方面:一种是基数调整,一种是延迟退休。

 

德国预计到2030年,适龄劳动力人口将从4200万减少到3300万,赡养率将从55%几乎翻倍到115%。此前德国采用的现收现付型养老体制,由在职的一代赡养已退休的上一代,以支定收,显然已经无法支持115%的赡养率,除了鼓励私人养老保险以外,德国也在大力推行延迟退休制度。

 

德国人均寿命81岁,自20121月份以来,德国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被写入法律,从那以后,德国民众的工作年限就被慢慢提高:1947年出生且仍在工作的德国人,需要比之前多工作一个月。而1964年以后出生的人,需要工作到67岁才能退休。然而,67岁恐怕还不是最终的退休年龄。德国联邦人口研究院经过估算认为,德国民众以后的退休年龄还会提高。原因是德国民众的预计寿命在不断增长。而年龄越大,意味着领取的养老金越多。

 

虽然有着公立养老保险和私人养老保险相结合的模式,有着延迟退休等政策的影响,德国的养老金制度也像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一样,面临着可持续性的风险和进一步改革的需要。

 

德国现在老年人依然非常依赖公立保险,公务员和企业雇员也存在养老金双轨制的问题。另外,私人保险过于依赖资本市场也会产生相应的问题,一旦德国经济走下坡路,就会连锁反应使得德国养老金制度全面崩盘。虽然目前德国的失业率处在历史的最低点,但是我们银行可以支付的利息已经降到1.75%,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进一步降低到1.25%,这已经低于通货膨胀率,也就是说,把钱存在银行实际上是在贬值的。

 

1883年到2014年,社会保险制度历经了一百多年的变革,世界各国的养老金制度随着新的问题的出现,也处于不断调整、完善之中。无论采取哪一种方式,让占据社会人口比例越来越大的老年人能够颐养天年,无疑是每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养老金制度改革的目的和努力的方向。这是社会文明、社会和谐的标志,也是考验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治理能力、治理理念的重要因素,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策划:纪烈鸿

采访撰稿:李伊徐帅

特约解说:杨

音乐编辑:徐帅

后期制作:尹宝江

监制:纪烈鸿 陈雪瑾

出品:北京外语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