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再说医疗

第七集 再说医疗

www.am774.com2014-09-30 11:38:24 来源:

世界上最早实施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德国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实施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拥有相对发达和完善的医疗保险体系。德国以法定医疗保险为主、私人医疗保险为辅,国民有强制性义务参加保险。德国几乎所有国民都被接纳到医疗保险体系中,其中约90%参加了法定保险,约8%参加私人保险。德国法定医疗保险几乎支付全部的治疗费用,对大病和慢性病除医药治疗外还包括其他康复性手段的费用。乔吉姆-列奇先生是德国科技教育促进协会主席,对于德国现有的医疗体系的运转有着自己的观察。

 

德国的有钱人,像牙科医生、律师这些人为了享受到比较体贴的医疗服务,会选择多付一点钱去私立医院。但其实,德国的公立医院不仅免费,服务也不错,如果你得了像癌症这样的重大疾病,那里的医生也会用最尖端的医疗技术对你进行救助。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最大的区别在于等待的时间,公立医院排队时间会更久些。但无论你是不是有钱人,最终都能得到救助。

 

现在,德国是世界上医疗费用支出最高的国家之一。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德国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德国医疗保险体系也面临严峻挑战。首先是收缴保险费的增长速度赶不上医疗保险费用支出的增长速度;其次,德国医疗保险体系内部竞争不足,存在大量资源浪费、效率低下的问题。

 

 

不过最近几年,德国的医疗体系还是有些问题。德国公立医院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国家税收,而当前人口的老龄化是最大的挑战,因为人年纪大了会经常看病,占用更多的医疗资源,而且这些老人平时还不需要交税。这样一来,公立医疗体系的负担将越来越重。德国之前在设计医疗保障体系时尊崇的原则是:让高收入者通过交更多的税,来帮助低收入者。但目前,由于公立医院迎来更多退休老人和低收入者,整个公立医疗体系面临着不小的财务压力。

 

新加坡三位一体式的储蓄基金型医疗保健体系

 

与英美德等国家不同的是,新加坡实行的是一种独特的三位一体式的储蓄基金型医疗保健体系。三位指的就是新加坡的保健储蓄、健保双全和增值健保双全计划。那么,三位如何合成一体,服务于新加坡国民的健康呢?池祯先生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2011年在新加坡讲学期间,他深入研究了这里的医疗体制。

 

三位一体用新加坡自己的话说就是“3M制度。也就是保健储蓄计划(medisave) 、健保双全计划(medishield) 、保健基金计划(medifund)。首先,保健储蓄计划是一种强制性的医疗储蓄,按照新加坡政府规定,所有公民每月收入达到了1500新元(折合人民币约7500元),就必须将这笔收入的7%-9.7%存入一个户头,这个户头就是你的健康户头。这个钱并不只是受雇人自己一人承担的,而是由个人和公司两方各承担一半的,一直要存到55岁。这笔钱是用来平时看病用的,一般性的门诊、住院都可以用。你的直系亲属,例如爸爸妈妈、孩子太太也都可以用。只要你拥有新加坡国籍就必须参加这个计划,它可以满足绝大多数看病需要。当然,有一些疾病来的很紧急、很严重,也就是所谓的大病,保健储蓄计划的钱可能还不够用,于是新加坡政府还推出了健保双全计划,也就是说让你再多拨出一部分钱,参加由国家指定的保险公司的医保计划,如果你遇到癌症等重大疾病,这些保险公司就可以介入来承担这个巨额的医疗费用。

 

 

那么,收入不足分配,难以支付储蓄费用的人群又应该怎么办呢?

 

新加坡有一个理念,就是要确保每一个国人都不能掉队,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由国家出面设立了一个基金,其起点是两亿新币(10亿人民币),在此基础上又不断吸纳资金,目前该基金总金额已经达到了30亿新币(150亿人民币),基本上可以满足这些低收入阶层的医疗需要。目前,新加坡主要实行的就是这个三位一体的制度,基本上不会出现公民看不起病的情况,避免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新加坡在这方面把风险降到最小了。

 

新加坡实行着了独特的医疗储蓄模式,但其推动社区医院成为基本医疗机构的做法与英美德等国家是相同的。数据显示:新加坡卫生总费用占GDP4.6%,尚低于我国上海的水平,期望寿命达到82岁、孕产妇死亡率为3/十万、婴幼儿死亡率为2‰。新加坡模式被赞为无论从筹资效率,还是健康结果,皆是最为成功的医疗体系

 

新加坡医疗资源基本上是以公立医院为主。它也有一些私立医院,在国际上享有很高声誉的私立医院,但是这种医院资费很贵,都是面向高收入的金领阶层,企业家和富商等。不过,一般的工薪阶层看病基本上都去公立医院、社区医院,一般性的小病在社区医院和小型公立医院就能解决。只有在患有比较严重的疾病时,通过医生给出的意见,才回转入规模比较大的医院。不是说你一得病就可以随意的选择医疗水平高的大医院看病,避免了医疗资源的浪费。这一点新加坡已经做到。在这方面,新加坡的社区医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新加坡固有的医疗体系正在遭受的冲击

 

近年来,新加坡人口结构、医疗费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外来人口、老年人口急剧增加,医疗费用上涨较快,这些都在冲击着新加坡固有的医疗体系。新加坡社会有两个很突出的问题。首先是老龄化的问题,因为新加坡人口是以华人为主(华人占75%),但是由于华人生育率非常低,所以就出现了人口老龄化。在这种情况下,过去的医疗制度可能没有涵盖一些因素,一些和老年人相关的疾病会变得越来越突出,那么这个保健储蓄计划怎样更好的服务年长者?这一点新加坡政府正在不断的调整。

 

还有一个问题:新加坡是一个移民社会,长期以来人口维持在400万左右,但近几年人口已经暴增到了500万,其中有100多万人是没有新加坡国籍的外来劳工,他们收入比较低,同时新加坡还有一批有拥着永久居留权但不是新加坡国籍的人。这些人虽然不是国民,但都常年居住在新加坡。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原本针对国民设计的“3M计划如何把他们也融入其中?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会造成新加坡社会的不稳定。目前新加坡政府正在考虑该问题,把100多万的非国民人口也纳入有效的医保体系中去。

 

世界各国因国情不同、经济水平各异,其医疗卫生体制也各不相同。目前,随着政治体制的变革、经济的发展,许多国家的医疗卫生体制也处在不断的改革和调整中,其中也包括像美国、英国、德国、新加坡这样的发达国家。这说明医疗卫生体制不是一成不变的,医疗体制的改革是长期的,是艰巨的。评价一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体制,不但要看其体制本身,更要研究该国的国情,只有适合国情的医疗体制才是好的体制。

 

 

策划:纪烈鸿

采访撰稿:戴蔚然朱乐艺

特约解说:杨

音乐编辑:徐帅

后期制作:尹宝江

监制:纪烈鸿 陈雪瑾

出品:北京外语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