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再说高等教育

第五集 再说高等教育

www.am774.com2014-09-30 11:59:38 来源:

德国,是盛产科学家和思想家的沃土:爱因斯坦、欧姆、赫兹、高斯、伦琴、尼采、康德、黑格尔……这些名字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灿若星辰;此外,自诺贝尔奖设立以来,德国人,包含移民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德裔人士所获得的诺贝尔奖人数将近获奖者总数的一半。换句话说,8500万德国人分享了一半的诺贝尔奖,而全球另外60多亿人口获得了剩下的一半。为什么德国能够培养出如此多的优秀科研人才,就让我们从德国的教育体系着眼管中窥豹、见微知著吧。

 

诺贝尔奖米歇尔——“记者:米歇尔先生,请原谅我的直率,我很想知道您的智商是多少?测试过吗?米歇尔:从来没有。我觉得教育更重要。接受记者采访的这位人士是德国生物化学家哈特穆特·米歇尔,因与他人合作确定了光合反应中心的三维立体结构,时年刚满40岁的他获得了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他把他的成就归功于教育。

 

教授资格考试制度——德国教育体系中培养科研人才的最佳制度

 

德国教育历史悠久,实力雄厚,有多所世界著名学府。在获得诺贝尔奖的两年前,米歇尔已经在著名的慕尼黑大学通过了教授资格考试,并在法兰克福的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研究院担任分子膜生物学系的主任。米歇尔所通过的教授资格考试制度,正是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德国波鸿大学教育学博士孙进所认为的——德国教育体系中培养科研人才的最佳制度。

 

德国教授质量如此之高,是因为教授资格选拔非常严格,需要6-8年,学术研究体量远远超过博士论文。有这样两个数据,2010年,只有8.6%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最终通过了教授资格考试,而对于已经取得教授资格的人来说,又只有不到40%的人最终获聘为教授。德国的教授数量很少,他们是各专业的权威,是科研的核心力量。在孙进看来,正是这样一种近乎严苛的体系选拔出了以学术为业的精英人才。

 

德国的教授相当于研究所的所长,工作很繁忙,大学教授没有假期,教授是公务员。至少上9个小时的课,天天在办公室,参与学校管理、社会上兼任博物馆、研究所等。或许正是这种作为学科带头人的使命感,让德国的教授们呕心沥血地带领研究团队,在科学的道路上夜以继日、披荆斩棘地奋勇跋涉着。记者在采访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德国的哈特穆特·米歇尔教授时,曾这样问他:“1982年到1985年间,您和您的同事利用X射线来分析光合作中反应中心结晶蛋白的精确结构,而这一晶体是由一万个原子组成,这项工作一定非常繁重吧?”那时我们得花10个小时拍摄一张晶体结构图,再花上一些时间把它冲洗出来,再拍摄几张,冲洗出来进行比较。所以我们每天通常得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十点。

 

德国教授们治学的严谨、对研究的热爱也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着他们的学生。陈卉,2013年毕业于德国帕德博恩大学化学专业。回想起德国求学的五年,她感叹那似乎是一段特别安静却特别充实的日子。

 

德国大学教育的核心就是培养学生独立学习的能力、批判性思考、创新能力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孙进说,德国的大学生一入学后就会被当作未来的研究人才,学校会在科研方法、学术规范、学术道德等各方面对他们进行培养。德国大学教育的核心就是培养学生独立学习的能力、批判性思考、创新能力。

 

然而德国培养了大学生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的能力,却不会让他们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单打独斗、孤独前行。大学文科专业常常要求学生选择两个主修科目或者一个主修、两个辅修科目,比如教育、哲学和社会学,为的是让学生具有跨专业的广博视野;除此之外,政府、企业、学术组织等还联合创立了很多创新中心或者叫做卓越中心,将不同学科整合起来,共同解决一个复杂的科研课题。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孙进说,这种方式建立起了产学研的创新链条,让问题得以最高效的解决。

 

以前是一对一的培养,跨学科培养博士模式联合学习、联合培养。跨学科是创新的源泉。德国很多的创新中心、卓越中心,整合学科,整合资源;政府、学校、企业联合建立创新中心;企业协助建立创新的链条。

 

德国各种类型的基金为学术研究保驾护航

 

有了学科带头人和研究团队,接下来的关键就是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孙进说,德国设立了大大小小各种类型的基金来为专心致志的各种研究保驾护航。比如,德国的埃米尔·诺依特基金会就是专门培养、资助未来学术带头人的项目。申请者需要组建一支研究团队,向评审委员会阐述他们的研究内容,而最终获胜者将获得长达5-10年的资金支持。

 

热爱科学的研究人员、充分整合资源的研究项目、充裕的研究资金,有了这些要素,我们似乎不难理解德国为什么研究氛围浓厚、研究成果卓著了。然而,德国国家整体的研究能力并没有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少数几所精英大学里,教育资源的均衡化也使得更多人有机会成为优秀的研究人才,也使得德国各个地区平衡发展。孙进说:教授的强制流动、大学生选择就近入学、德国没有大学排名、德国有很多小的大学城,如海德堡、哥廷根等。

 

 

孩童时代的启蒙——德国的基础教育为高等教育打下坚实基础

 

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经说:一个国家的繁荣,不取决于它的国库的殷实,不取决于它的城堡之坚固,也不取决于它的公共设施之华丽;而在于它的公民的文明素养,即在于人们所受的教育、人们的远见卓识和品格的高下。这才是真正的利害所在、真正的力量所在。德国人在全球何以获得如此多的殊荣?回想我们开篇提出的问题,或许我们的答案会进一步超越高等教育,回到孩童时代的启蒙。

 

德国国家旅游局前驻中国首席代表奥利文先生认为,德国人从小培养孩子的好奇心、创造力,乐高玩具就是代表。

 

8岁移居德国,现在德国进修音乐教育的研究生崔圆圆认为中学的研究没有固定的答案”。

 

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德国生物化学家哈特穆特·米歇尔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一语道破了科学发现、科学发明的玄机:“科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是对外部世界的兴趣。小孩子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个干什么用的?那个有什么功能?而科学家就是长大了还能保持这种孩童般好奇心的人。”

 

 

 

策划:纪烈鸿

采访撰稿:刘智嘉、李杨、赵环

特约解说:杨

音乐编辑:徐帅

后期制作:尹宝江

监制:纪烈鸿 陈雪瑾

出品:北京外语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