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职业教育

第二集 职业教育

www.am774.com2014-09-30 11:46:50 来源:

 

接受职业教育是差生才选择的道路?

 

2013年,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在一次例行广播讲话中语出惊人,他说,成绩平平的学生最好就别上大学了,直接去当水管工得了。布隆伯格的这一句话在被戏称为“美国史上最难就业年”的背景下不禁引起了人们对于教育模式和人才培养的思考。20146月,应中国教育部邀请,英国职业学校的校长代表一行来到中国,和中国职业院校的师生进行深度交流。英国特雷瑟姆继续教育与高等教育学院的院长维斯比来到上海工商职业教育学校,他发现,人们对于职业教育存在着一些偏见,例如,人们通常会认为只有成绩较差的学生才会选择去职业学校。

 

 

在英国,职业学校越来越多的受到学生的欢迎

 

在英国人们并不会认为只有那些获得高分的学生才能去“更好”的学校,或许以前是,但这种观念在这十多年已经大有改观现在在英国开始有人们更愿倾向于选择地区学校而非去综合性大学的趋势, 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地区职业学校其实对学生找工作更具优势, 这一点哪怕对研究生来说也是长远的最终目标。在职业学校学习你可以培养出一些在其他综合性大学没有机会能耳濡目染锻炼到的技能, 并且更多的公司现在更喜欢招选地区大学合格的学生, 他们“接地气”的实际技能跟纯学术熏陶是同样重要的。而且由于英国综合性大学的学费也越来越昂贵, 而两类学校都可以将学生引领到最终相同的行业平台和工作机会所以地区职业学校的教育开始有了更大的吸引力。

 

优秀的职业教育:政府主导、行业指导和企业参与

 

职业教育,这个并不陌生但却有待人们继续探索的话题,渐渐在政府的决策中,在智库的建议中,在人们的头脑中变的清晰起来。

 

纵观世界各国在近代的职业教育发展之路,虽然条条大路通罗马,但在这些不同的途径中,我们却找到了相同的足迹。如果把职业教育这项教育大计比作一艘轮船,那么,政府担任的是船长的角色,行业协会是副驾,企业是水手。无论各国的职业教育细则如何变化,我们发现,在21世纪将职业教育做得出色的国家无疑遵守了政府主导、行业指导和企业参与的规则。

 

 

韩国职业教育的成长之路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在中国的近邻韩国。2009年左右,韩国职业高中教育毕业生的就业率降低了16%左右。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影响了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就业选择。但是,四年以后的2013年,韩国的职业教育学校学生的就业率增长了41%2014年呈现继续增长的态势。是什么让人们的心态发生了改变?是什么改变了职业教育的命运?韩国教育部终身职业教育局局长金焕(读音shi )向我们揭示了其中的秘密。

 

韩国的大学入学率在世界上也是非常靠前的,所以国民对职业高中的认同率曾在一段时间内并不怎么高。这也使人力市场出现了一系列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参考了德国Meister职业教育体系,并做了韩国式本土化融合改造。通过一系列努力让更多合格的劳动力走上了工作岗位。在这些学生工作之后,为了让他们还能继续开发自身潜力,我们也制定了相关政策。比如说:工作满三年之后,不必参加考试,也有继续到大学深造的机会,企业也在积极为自己的员工创造学习的机会。归纳起来就是,中等阶段的职业教育充分体现了“先就业,再深造”的特点。

 

 

他山之石:德国“双元制”Meister职业教育体系

 

韩国教育部终身职业教育局局长金焕所说的德国Meister职业教育体系正是韩国职业教育所借鉴的他山之石。而这个叫做Meister或者叫做“双元制”的职业教育体系在德国的兴起正体现了当年德国政府在这个领域主导性的创新。上海市教科院副院长马树超研究员主持过一个国家课题“区域职业技术教育均衡发展研究”,在历时三年半的研究过程中,他对不同区域内职业教育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协调程度进行了深入的探究。马树超向我们介绍了当年德国政府在职教领域这一里程碑地位的决定。

 

20世纪上半叶,德国各联邦州就逐渐形成了特有的“双元制”,即企业与职业学校合作分工培养学徒的职业教育制度。1969年德国《联邦职业教育法》的颁布,正式把“双元制”用法律形式确定下来的同时,从此,州政府从立法上开始对企业培训这一私人领地进行干预。依据《联邦职业教育法》,企业里的培训都必须遵守联邦政府在该法中规定的全国统一的职业培训条例;一个企业只有当它具备了必需的前提条件时方能成为有资格参与职业教育的培训企业;学徒在培训前须与企业签订培训合同,合同的形式及企业的责任和义务都事先由国家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学徒所选择的培训职业也必须是在职业培训条例中所规定的、全国统一的、国家认可的。

 

 

通过立法,德国确立了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影响地位,保证了各联邦州职业教育和培训的相对统一和顺利发展。同时,为了确保培训合格、程度一致,联邦政府制定了明确详尽的职业培训条例来规范它们的培训活动。如在师资方面,规定只有具有专业知识和教育学知识,通过国家级考试的大学毕业生,才能担任职业学校的教师;而企业人员要想成为职业教育的培训师.一般都要先通过职业继续教育获得“师傅”(Meister)资格,并经过教学法和语言表达能力训练者才能担任。

 

上海市教科院副院长,世界职业教育研究员马树超还告诉我们:在德国“双元制”体系中,由于企业作为办学主体之一,企业的培训师与职业学校的教师在技能型人才的培养过程中有着严密的分工,二者共同组成了具有“双师结构”特点的“双元制”师资队伍。同时,在德国除了“双元制”作为职业教育的主要形式以外,还有高中阶段教育中的职业专科学校,作为对“双元制”培训职业的必要补充。这种全日制的职业专科学校尽管是典型的学校主体的职业教育形式,但却十分重视从企业聘请兼职教师来参与学校的教学活动。由于这些兼职教师都具有多年技术和管理工作经验,对企业的实际发展变化和最新出现的技术信息及工艺知识能够及时了解和掌握,并将其带到学校、带给学生,由此加强学校和企业的联系,提高学校培养毕业生对未来企业工作的适应性。

 

在德国聘请企业人员担任学校兼职教师十分普遍。即使进入高等教育领域也是如此。特别是德国的应用科技大学(FH)专职教师并不是很多,而其聘请的兼职教师数量之多在世界各国都属罕见,如柏林应用科技大学的兼职教师多达600多名,专兼职教师比例竞达12:而部分联邦州的职业学院(BA)聘请企业高级技术人员作为兼职教师,其承担的教学工作量竟高达80%左右。

 

德国职业教育制度的成功实践,为世界各国设计本国职业教育的模式提供了比较实际的参考体系,值得各国政府和职业教育工作者分析研究借鉴从而走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职业教育发展之路。

 

策划:纪烈鸿

采访撰稿:吴梅红、陈娟娟

特约解说:杨

音乐编辑:徐帅

后期制作:尹宝江

监制:纪烈鸿 陈雪瑾

出品:北京外语广播